BRINGING ASIAN RACING TO THE WORLD

【名馬傳記】長留馬迷心中的「關東織女星」:Hokuto Vega

今晚的杜拜世界盃賽日的主題賽事杜拜世界盃,曾有多匹日本賽駒遠征角逐。問及最難忘的一仗,除2011年一役之外,相信1997年的Hokuto Vega(ホクトベガ)也是日本馬迷不敢忘記的一仗。

Hokuto Vega勝出川崎紀念賽後斜看驕陽(圖片來源:NAR)

《競馬論》編輯部

A A A

杜拜世界盃賽日是全球其中一個獎金豐厚的賽馬盛事。主題賽事的杜拜世界盃,過往有不少日本馬毅然遠征挑戰。自1996年Lively Mount(ライブリマウント)成為第一匹挑戰馬,幾乎每年也有日本泥地精英參與賽事,並於2011年由「比薩勝駒」(Victoire Pisa,ヴィクトワールピサ)挑戰成功。

杜拜世界盃遠征歷史中,卻有一匹雌馬背負日本馬迷的期望下遭遇令日本馬迷難忘的悲劇。這匹是Hokuto Vega。

Hokuto Vega

1990年3月26日,Hokuto Vega誕生於北海道浦河郡的酒井牧場。父系是加拿大產的「尼真斯基」(Nijinsky)子嗣Nagurski,曾勝出加拿大草地二級賽及美國泥地賽事;母系Takeno Falcon(タケノファルコン)在中央6戰得2勝,但皆為條件賽事。這個血統配合看似平平無奇,但是Hokuto Vega的全兄Hokuto Sunburst(ホクトサンバースト)曾在當地的年幼馬「選美」比賽中奪冠,因此牧場對這匹全妹充滿期待。

可是,Hokuto Vega誕生後事與願違。酒井牧場負責人酒井公平曾表示:「Hokuto Vega年幼時與其兄完全不一樣,非常粗曠。」Takeno Falcon的練馬師,及後亦成為Hokuto Vega練馬師的中野隆良憶述:「以雌馬來說,其身形算是累贅,印象中牧場中人曾表示這馬或許能勝出泥地條件賽事。」可見無論牧場及練馬師也對Hokuto Vega印象一般,而且沒抱有太高期望。

「鄉下妹」出城

Hokuto Vega因初期訓練進度落後而延至3歲才角逐泥地1200米地標戰。現為練馬師的加藤和宏主轡下,全程未受考驗,以9個馬位豪勝對手。及後兩戰皆為泥地取得一冠一亞,脫離條件身份後,幕後安排Hokuto Vega挑戰草地賽事——限制三歲雌馬角逐的草地1800米三級賽百花盃。出閘後,Hokuto Vega跟著前領馬群並於最後直路從內欄趕上其他對手勝出首項級際賽。

勝出百花盃後,Hokuto Vega即時成為該年三歲雌馬三冠賽事的要角之一。牠的主要對手是由武豊主理,挾鬱金香賞進軍櫻花賞的Vega(ベガ)。由於兩匹馬的名字都有Vega(織女星)一詞,而且各自代表美浦及栗東訓練中心,傳媒當時以「東西織女星對決」來形容兩者。此外,由社台培育的Vega系出名門Tony Bin,當年堪稱「天才少女」。相反Hokuto Vega血統不算亮麗,對比之下身形魁梧,給人一種「鄉下妹」的印象。

A A A
SHARE

1993年櫻花賞,Vega引領馬群進入最後直路(圖片來源:JRA)

首關櫻花賞,可惜Hokuto Vega前往阪神後因長途跋涉而影響其狀態,敗於Vega蹄下得第五。次關日本橡樹大賽,Hokuto Vega在早段已經以Vega為假想敵,但在最後直路未能展步,再次敗於Vega得第六。

尾關是在京都競馬場上演的一級賽日本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當年秋華賞仍未設立,而且日本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是與日本橡樹大賽同程(2400米),因此對當年的雌馬來說可算是耐力的考驗。Hokuto Vega休養後返回美浦訓練中心,雖然將勤補拙地角逐所有前哨戰——中山草地2000米的三級賽皇后錦標及京都同程的二級賽玫瑰錦標,但只能獲一亞一季。

「關東織女星」閃耀京都

1993年11月14日,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當天,Hokuto Vega只是一匹獨贏30.4倍的邊線馬;大熱門是勝出玫瑰錦標的Star Ballerina(スターバレリーナ)、次熱是兩冠馬Vega。錯失頭兩關三冠賽事,中野隆良與幕後決定以他曾訓練的Green Grass(グリーングラス)勝出1976年菊花賞時的策略。稱為「TTG時代」的70年代尾,Green Grass當時面對Ten Point及Tosho Boy兩匹早已鋒芒盡露的賽駒,確實難以出頭。中野隆良就指示騎師一轉入直路後便取內欄推進,拋離兩駒成功勝出菊花賞。

Hokuto Vega抽得如有神助的一檔。出閘後,牠一直留守馬群中央位置,並一直貼近內欄。即使冷門馬Kei Woman(ケイウーマン)以大逃戰術給予對手壓力,Hokuto Vega與騎師加藤和宏依然不慌不忙。轉入直路後根據指示即時搶佔當時空透的內欄,雖然North Flight(ノースフライト)一度出頭,但被猶有餘勁的Hokuto Vega趕過,勝出首場一級賽。

衝線一刻,負責賽事旁述關西電視台的馬場鐵志一句:「Vega是Vega,但是牠是Hokuto Vega!(ベガはベガでもホクトベガです!)」深深烙印在每位見證這一刻的馬迷的心上。

沉寂過後閃耀沙場

雖然勝出一級賽,但剛轉歲的Hokuto Vega卻面臨出路問題。當年,所有年長馬一級賽均要與雄馬一同角逐,退而求其次出戰讓磅或別定賽事卻因曾勝出一級賽而會被大幅罰磅。曾經探索嘗試障礙賽事的Hokuto Vega,因一場地方交流賽事迎來轉機。

當年六月在川崎競馬場舉行的泥地2000米日本二級賽女皇盃(Empress Hai)是唯一一場只限年長雌馬角逐的地方交流賽事,中野隆良亦因Hokuto Vega能在這賽事當中負55公斤而願意安排其出戰。

當晚泥地跑道有如沼澤。出閘後Hokuto Vega一直採取主動,走到對面直路,Hokuto Vega以踱步姿態繼續領先,其他地方所屬馬均已被騎師大鞭推進。進入直路,Hokuto Vega已領先約8個馬位,最終以約18個馬位(正式記錄為多個馬位)勝出賽事。

及後數戰重返草地作戰,但未能爭取佳績。1996年1月,Hokuto Vega重返川崎角逐交流賽事川崎紀念賽,擊敗Lively Mount(ライブリマウント)等強駒勝出。其後連續勝出六場泥地賽事,包括帝王賞、一哩冠軍賽南部盃,及當年仍為二級賽的二月錦標。

1997年2月5日,杜拜世界盃正式邀請Hokuto Vega出戰,幕後明言今屆川崎紀念賽會是日本國內最後一戰。當時川崎競馬場看台正進行工程,人數容量被大幅減低,但無阻約60,000馬迷齊集馬場見證Hokuto Vega的最後英姿及為杜拜之行打氣。Hokuto Vega亦不負眾望,以3個馬位之差蟬聯川崎紀念賽。

Hokuto Vega勝出日本最後一仗,川崎紀念賽(圖片來源:NAR)

「織女星」殞落異鄉

決定角逐杜拜世界盃的Hokuto Vega視這戰為退役戰,完成後便前往歐洲與當時的一流種馬配種,再回到酒井牧場成為繁殖雌馬。也許因運送緣故,Hokuto Vega抵達杜拜時食欲下降,體重亦急降了30公斤,且馬蹄出現龜裂。即使接受治療後情況有好轉,最後試跑未有在詩柏馬場舉行,而是在高多芬旗下的阿喬斯馬廄的跑道中進行。

賽事當日遇上十年一遇的狂風暴雨,逼使賽事延期五天舉行。Hokuto Vega出閘後留守馬群後位置,惟在最後彎位左右跌倒,並與後方馬匹碰撞。當時從看台直奔至事發現場的中野隆良憶述:「本以為能夠冷靜地應對,但最終也未能強忍。」Hokuto Vega被診斷左前腕骨骨折,最後被人道毀滅。由於檢疫問題,幕後未能將Hokuto Vega的遺體運回日本,只能攜同其毛髮返回日本,並且安放在酒井牧場供奉。

以其功績而言,Hokuto Vega創下了多個紀錄:Hokuto Vega是唯一一匹勝出二月錦標的雌馬,並且是唯一一匹獲冠JRA賞最優秀泥地馬的雌馬、總獎金達8億8812萬日圓的Hokuto Vega,其紀錄於2009年被「伏特加」(Vodka,ウオッカ)打破之前,一直是獎金最高雌馬的紀錄保持者。而且,年內勝出8場級際賽,與3歲時代的Oguri Cap(オグリキャップ)齊名。為紀念Hokuto Vega的功績,川崎競馬場舉行的日本三級賽Sparking Lady Cup亦以Hokuto Vega Memorial作為副題。

separator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GET 'MICHAEL COX ON MONDAY' DIREC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