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PENDENT HORSE RACING NEWS

巾幗不讓鬚眉

雄馬(包括閹馬)到底真的要比雌馬跑得快嗎?

在解答此問題之前,要先理解一個在人類世界裡面近乎是必然的概念。這個概念稱之為 「雌雄異體」。雌雄異體(Sexual Dimorphism)是指基因與外表隨性狀/性別而有所不同。這個概念活現於人類這種生物。簡單而言,絕大部份的情況下,我們可以一眼看出人類的性別。就算不能以外觀確定,從體力方面也可觀察到明顯的偏差。例如游泳、跑步之類的運動。以同一年齡層去比較。男性都比女性快出11%。

在動物世界裡,這種分別相較不太明顯。美國北亞利桑納大學的一個研究指出,在速度的較量之下,四歲以下的雄馬與雌馬偏差只有1%。偏差率僅僅為1%情況下,難以就此斷言雄馬比雌馬跑得快。而事實上,賽馬歷史上出色雌馬如漁子精華(Black Caviar)(澳),雲絲仙子(Winx)(澳)以及成全寶(Enable)(英)以優秀的表現來對抗這個不實的概念。但為何在香港服役的馬匹盡是雄馬及閹馬呢?

首先,雄馬一般較受練馬師歡迎。雌馬於發情期間較為敏感,有可能專注力減弱,以致性情大變,耽誤操練。一般練馬師都以藥物控制馬匹荷爾蒙的平衡,但荷爾蒙管理乃是一大學問,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雌馬遇上有功架的伯樂,一樣有所發揮,勝威旺(Elegant Fashion)(澳)就是最佳例子。不過不得不指出一個重點,雄馬與雌馬不同,並無特定發情期。雄馬成熟後任何時間都有機會受到荷爾蒙的影響。所以大部份不作配種用途的雄馬,都會進行絕育手術。因而能夠解釋大部份香港馬匹皆為閹馬的主要原因。

此外,雄馬亦較受馬主歡迎。以配種收益而言。一般雄馬以配種費作單位。以海都之星(Sea the Star)(愛)為例,2021年配種費為十五萬歐元,收入以配種次數作計算。 假若配種100次,即為一千五百萬。 相較於雌馬每年只能受孕一次,收益差距顯然而見。歐美雄馬比例佔60%,香港賽馬以雄/閹馬為主都是廣為人知的事實。當雄馬出賽率遠比雌馬高的時候,實在難以作出有力的比較。但雌馬於配種世界亦並非一無是處,雄馬必需在泥草跑道上以獎金証明自己的能力,而雌馬即使一生沒有贏過一場比賽,若然身為名種後代,均能踏上配種之路。即使馬主最後選擇脫手變現,亦絕非難事。

以頂班馬匹作比較相信會較公平,澳洲短途灰馬尚多湖(Chautauqua)(澳)2016年最快二百米段速為11.5秒。雲絲仙子1400米最後二百米段速則為11.1秒,2018年 2000米東寶錦標(Turnbull Stakes) 更做出10.6 秒的驚人速度。在雄馬當道(較多雄馬出賽)的墨爾本杯,近22年之內只有四匹雌馬勝出,不過其中戴花(Makybe Diva)連贏三屆,成為墨爾本杯一大傳奇「馬物,第三次勝利更罕有地以頂磅勝出。

當一個練馬師有五隻馬參賽的時候,自然比只有一隻馬匹出賽的練馬師大機會摘冠。同樣道理,當近乎沒有雌馬進口香港或於外國只有少數雌馬出賽的情況下,當然能夠輕易下定論:雄馬比雌馬跑得快。

以各種經濟效益作參考,賽馬世界彷彿傳承著東方社會的傳統觀念:雌馬皆為「虧本貨」。但雄馬比雌馬跑得快這個道理並無臨床數據支持。在動物自然界之中,雌馬跟雄馬皆為肉食者的獵物,所以速度是它們的進化優勢之一。若繼續套用達爾文適者生存理論,較慢的雌馬的生存率必然較雄馬低,而缺乏雌馬配種,必然會步向絕種危機。在雌馬於賽馬世界之內,在各種不公平待遇之下,實力尚未見真章。在此之前,我對「雄馬比雌馬快」這個想法繼續有所保留,大概是受到女權主意影響,心理作祟。

不過亦勸喻一下馬迷,投注國際雌雄(或香港,有機會的話)混合賽之前,不妨考慮一下本文所提出的要點,不要被馬匹性別受影響。見到雌馬受讓2公斤,「有風」記得要「駛盡𢃇」。

A A A
SHARE

HONG KONG RACING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SUBSCRIBE NOW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