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PENDENT HORSE RACING NEWS

【首獲一Phone】武豊設下擂台單挑「本初之海」

星期日香港盃前,心理戰已經展開。剛擁有第一部智能電話的「金積驥」(Jack d’Or,ジャックドール)騎師武豊表示「本初之海」(Panthalassa,パンサラッサ)也許未能在香港盃中獨自領放。

我們身邊總有一些抗拒新科技的朋友,例如他們拒絕將對摺型手提電話升級成智能電話,誰料到日本「國寶」武豊同樣被歸納於這類朋友。一行近50人的日本記者團星期三抵達沙田並展開一連串的報道。13匹日本代表中有8匹於當天進行如實戰般的快跳。「本初之海」練馬師矢作芳人的出現亦讓記者們大開眼界。儘管場內有不少新聞值得採訪,但最為記者津津樂道的消息相信是曾贏得4,390場頭馬及無數獎金,令他幾乎可買任何東西的騎師武豊沒有智能電話這件事。

「我不知道如何安裝這個應用程式。」這名53歲騎師向報知體育新聞說道,這句說話相信可從任何一位中年人口中聽到。而他最終亦向二十一世紀的通訊器材屈服。「這個應用程式」是指安心出行應用程式——近兩年一個疫情管控及數碼追蹤香港人生活的應用程式。當然,武豊於訪問中亦有談及賽馬。主要圍繞著其香港盃坐騎「金積驥」,該駒將會是其中一匹追逐亡命快放馬「本初之海」的馬匹。

A A A
SHARE

武豊本就是香港國際賽事頒獎台常客(圖片來源:Vince Caliguiri/Getty Images)

武豊於策「金積驥」晨操後透過翻譯表示:「我不知其他賽駒可能會用什麼戰術。」這匹四歲馬於晨課以23秒8完成最後400米。或許武豊當時正裝傻,但如果他是認真的,他現在大可以用他的智能電話搜尋一些重播,甚至在身邊的人可以幫助他下載YouTube並搜尋「2022 秋季天皇賞」。他可以看到「本初之海」上仗的快放戰略,並不是說需要智能電話才可注意到,「本初之海」曾在直路上佔盡優勢,可惜最後被「春秋分」(Equinox,イクイノックス)於終點前趕過。

「金積驥」於該仗跑入殿軍,但於該仗之前卻有能力擊敗這匹杜拜草地大賽的平頭冠軍。當時騎師藤岡祐介於札幌紀念賽轉入直路前與「本初之海」並列,這是那天於右轉且短直路場地可行的戰術,加上貼近「本初之海」可令其節奏受影響。當武豊說「讓『金積驥』跑及展現天生的才能」時,或許正暗示類似的戰術。

「牠也是領放馬,牠經常領放因此牠可以展現這些才能。」他說道。「金積驥」的練馬師藤岡健一表示會將陣上戰術交由過去五個十年都能勝出一級賽的武豊考慮。「我相信『國寶』,他會知道如何做。他已經經歷很多次這個情況。」藤岡透過翻譯表示。「我不需要給予任何指示。」

武豊與「金積驥」練馬師藤岡健一(圖片來源:競馬論)

矢作芳人所訓的香港盃參戰馬「本初之海」(圖片來源:競馬論)

武豊可能不懂如何下載應用程式,但他可以評估步速,及知道於沙田馬場要捉到一匹頂級領放2,000米賽駒是如此困難。他曾於2015年策脾氣古怪的亡命快放馬「榮進之光」(A Shin Hikari,エイシンヒカリ)贏得香港盃。但一年後再以同樣跑法,結果逐步被追過。自此之後,香港領放賽駒「馬克羅斯」三度於同場同程贏得一級賽。而其全弟「歡樂之光」亦一放到底贏得2018年香港盃。

值得一提的是,練馬師矢作芳人似乎未有打算玩甚麼心理戰,他表示「本初之海」無論抽甚麼檔位都會領放。「當然所有人都知道牠會領放。」矢作芳人於「本初之海」晨課後表示。該駒以22秒4完成最400米。「我需要看那些相同戰術的賽駒,我認為牠比秋季天皇賞時更好。2,000米是牠最好的路程。在這平坦的跑道上,我們會看到最強的『本初之海』。」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GET 'MICHAEL COX ON MONDAY' DIREC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