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ASIAN RACING TO THE WORLD

郭米高

創始人暨編輯

A A A

【英雄回歸】「神」出「鬼」沒莫雷拉振興巴西賽馬

位於聖保羅騎師學校(Escola de Preparaçāo Para Jockeys)有一張壁報板,這壁報板記載著莫雷拉如何差點兒與「Magic Man」之稱號擦身而過的歷史。這板記錄所有在學校實習的見習生,且記載其數據,以及在特定日子前須得到多少場頭馬才能繼續在學校就學。莫雷拉與其他見習生一樣,需要在六個月內取得六場頭馬,但約定俗成的是他需要在限期前最後一個星期取得兩場頭馬,否則就要執拾包袱。結果他在一匹名為Arctic的雌馬身上取勝並成功達到這條件。

A A A
SHARE

莫雷拉踏進聖保羅騎師學校(圖片來源:郭米高)

今個周末,他重返這古里提巴的賽場,今屆六名見習生就能與他一起在跑道上較量,同時為城市花園馬場增添色彩。莫雷拉計劃在下星期回到香港挑戰總獎金達一千二百多萬美元的香港國際賽事之前,參與這星期在巴西的賽事,但一場賽事的總獎金只是約800美元。當地評磅員及評馬人Ricardo Ravagnani見證莫雷拉的策騎生涯發展:「而且牠們只不過是阿拉伯馬。」

他把莫雷拉類比足球名宿朗拿度,他表示:「朗拿度同樣是在現役生涯接近尾聲時受傷並回到家鄉,但他對本地球壇仍然有很大影響力。有很多本地的球星在巴西成名,他們擁有名聲且賺取很多金錢,但沒有很多位會回到巴西為本地球會效力。」他續道:「我非常期待莫雷拉在這裡策騎,雖然我不理解他為何會在這裡出戰只能給勝出騎師少於100美元的賽事,但明確的是他要在這裡競爭,在他眼眸裏,埋藏著勝出所有賽事的動力。而且,希望他再次在這裡披甲能讓我們重新檢視這裡的賽馬活動。」

莫雷拉的回歸受當地練馬師及馬主歡迎,他將在周六的聖保羅賽事中的八場純種馬賽事出戰,且在星期日出戰十場塔魯芒馬場(Taruma Hippodrome)的賽事,塔魯芒馬場位於其家鄉古里提巴。星期六,莫雷拉會跟當地年屆60歲的殿堂級騎師Jorge Ricardo同場較量,Jorge Ricardo是全球現役及退役騎師當中保持最多勝出紀錄的騎師——自1976年開始策騎,至今擁有超過13,000場頭馬。他將以深夜巴士從里約熱內盧來到聖保羅出賽。

巴西好手Jorge Ricardo(圖片來源:Buda Mendes/Getty Images)

聖保羅所提供的獎金微不足道,對當地賽馬運動而言是一個不理想的狀況。賽馬運動於巴西只有足球運動的一兩成人氣,但賽馬運動於世界卻是第六熱門的運動。「賽馬並非主流運動。」Ravagnani說道。「這裡沒有報紙報道賽馬,同時亦沒有相關的電台節目,也沒有免費電視轉播。沒有馬圈以外的人留意我們。這是問題的核心。」

隨著非法體育投注於巴西盛行,加上離岸博彩公司經常出現於主流體育節目,巴西2.14億人中,少於5萬人擁有極受規管的合法投注戶口。「因為體育投注的普及,這裡有新一浪的投注人士。」Ravagnani說道。「這裡的賽馬行業應可乘這一浪(吸引投注人士),莫雷拉在馬壇位的置舉足輕重。馬圈以外的人對他並不認識,但當我道出他的故事時,人們都會細心傾聽。或許他們會想:『我在家中有一個小朋友,他並不高大,可能可以成為騎師。』亦或許人們會對這個圈子感興趣。」

聖保羅騎師學校校長Rodrigo Shulze為莫雷拉重返2006年一日八捷的馬場感到驚喜。當Shulze憶述那次傳奇級表現,指出當時莫雷拉有機會一日九捷,但他策騎Shulze家族擁有的賽駒被擊敗。「我當時很生氣,但現時已成過去了。」Shulze笑說道。

莫雷拉已在聖保羅復出為馬匹晨操(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莫雷拉與馬匹完成晨操(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這所騎師學校於本世紀初盛產能手。在當時黃金年代的畢業生中,莫雷拉贏得四次巴西冠軍騎師及四次新加坡冠軍。而蘇兆輝則是取得三次英國冠軍騎師,而姚力高曾七度捧走加拿大冠軍騎師,冼文諾近來亦贏得其第四個新加坡冠軍騎師,同時亦曾六奪澳門冠軍騎師。隨著馬口減少,現時只有七位見習騎師在聖保羅馬會的名單及預計再有四位新人騎師在新一年度加入。「我們已經很久沒有一名偶像了,如果能孕育一位代表這項運動的人在場上就好了。」

Shulze說道。「這個人可以是年輕騎師及見習騎師的跟隨對象。這個人與這裡的人經歷相同狀況,但可以走遍地球尋找更好生活並征服世界。」

莫雷拉在巴西被稱為「Fantasma」,在葡語解作「鬼」。他的歸來令這裡的練馬師感到高興,即使他只是一隻單次出現的「鬼」。莫雷拉由見習生成長為世界級騎師,已故練馬師Ivan Quintana可謂功不可沒,而莫雷拉將會為其子,同樣為練馬師的Lucas策騎三駒。「數天前,當他步入賽場時,我見到他就站在我的父親身旁。」Lucas說道。「這令我想起很多令人愉快回憶。我很高興莫雷拉為我的父親帶來美好的回憶。」

莫雷拉與練馬師Lucas Quintana(圖片來源:郭米高)

已故練馬師Ivan Quintana(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這是令人鼓舞的。莫雷拉從財困解脫。而他正在參加的運動伴隨極高風險。這是世上唯一一項運動有一部救護車跟隨參賽者。所以除被獎金吸引之外,對他來說,相信有東西比獎金更為重要。我們應善用他的長處,把他放在鎂光燈下,讓世人知道莫雷拉可以在世界任何一處策騎,但現在他選擇在巴西策騎。」當地馬會應該會對莫雷拉未來留在巴西感到鼓舞,當中在未來六個月有少部時間會計劃全球巡迴後退休的旅程。這半年是他覺得自己可以在鞍上的時間。但Ravagnani認為大眾的焦點很難會集中在這裡。

「當我於2014年前來香港與他(莫雷拉)見面時,我們總未能於一所普通的咖啡廳正常地喝咖啡,因為很多人會走過來與他聊天。」他說道:「在聖保羅街上行走,他隨處可去而無人知曉他。」當莫雷拉於本週現身電視節目「TV Jockey」,他身穿昂貴的西裝,主持詢問他會否於本週六賽前穿著華麗進入聖保羅的騎師室。「他看起來像個異類。」Ravagnani打趣道。「在進出騎師室時穿著華麗的西裝,但莫雷拉說他只像在香港般行事。」

「他在巴西沒有敵人。他是一個所有人都崇拜的人。他白手興家,並希望成為眾人的榜樣。」

「我不肯定這裡是否足夠作為騎師的莫雷拉生存。不過這裡有很多騎師人才,他可以啟發下一代騎師。」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GET 'MICHAEL COX ON MONDAY' DIREC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