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PENDENT HORSE RACING NEWS

【英姿煥發】鍾麗芳及江碧蕙與華人女騎師的首勝

鍾麗芳於香港取得女騎師歷史首勝,距今已隔廿八載。當時香港並非世界數一數二的賽馬地區,亦沒有常駐女騎師。

左起為龔茱莉、江碧蕙、鍾麗芳、巴婷於1996年婦女銀袋日合影(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鍾麗芳現時於沙田馬場中並不起眼,她身穿馬會馬房助理的藍色制服,過去八年在徐雨石馬房工作。她完成工作後便會回到馬會宿舍,她的丈夫是馬會獸醫部門經理。鍾麗芳的工作及付出極具價值,而且她的付出都源自她對馬匹的熱愛。對於香港賽馬而言,她非常重要,她是香港賽馬歷史中的一塊重要的拼圖,她創造了歷史。

相信在香港以外,很少人會提及她的名字。她於1994年9月24日在直路1000米康寧堂讓賽策閹馬「永昌之寶」上陣。這匹大白鼻栗色馬與牠的鞍上人一樣不受注目,賽前一仗以38倍身份取勝且「永昌之寶」事隔半年再上陣。當時投注者視女騎師為投注陷阱,畢竟自1993年12月江碧蕙首戰落第以來,已有九個月都沒有女騎師嘗試進入凱旋門。

在這場毫無重心的二班賽,冠軍騎師馬佳善策騎的「福建寶」成為支持疲弱的大熱門。賽事戰至最後二百米,投注人士卻開始對自己的偏見感後悔。「永昌之寶」在鍾麗芳的催策下節奏良佳,結果終點前越過大熱門,以頭位勝出賽事。

「當時沒有人對我抱有期待。」鍾麗芳回憶道:「所有人都很驚訝!」這包括她自己。當時19歲的她並沒有流露任何情感,雙手只是在緊握韁繩。「我當時很震驚。」她說道:「同時很興奮、開心及滿足。我充滿成功感。當我衝過終點時,我左顧右盼,第一個想法並不是我以首位華人女騎師身份勝出賽事,而且我為自己贏得首場頭馬而興奮。」

賽後,馬素爾及高慈以燦爛的笑容祝賀鍾麗芳,而這場頭馬的重要性亦隨之而來。「江碧蕙比我早三個月出道且曾策多駒上名,只是未有取得頭馬。而我取得頭馬前只上陣12次,故我對自己能夠成為首位取得頭馬的華人女騎師感到意外。」她說道。

作為首位華人女騎師在港上陣,同時是首位在賽日起孖的女騎師江碧蕙就表示讓鍾麗芳取得首勝是十分「公平」。當賭注未有命中時,香港馬迷大可以表示不滿,但他們亦可以在感動一刻發生時報以熱烈掌聲以打破這個「傳統」。

A A A
SHARE

江碧蕙準備與坐騎步出跑道(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當時皇家御准香港賽馬會與時並進地招募女騎師學徒,而鍾麗芳與江碧蕙就在那時加入成為騎校學生。

鍾麗芳進入騎校前並未接觸過馬匹。她在馬鞍山與之西貢之間的烏溪沙一村落長大。她的父親是位建築工人,而她的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江碧蕙則是一位賽馬會全費會員的千金,使她可以於13歲時在雙魚河的馬房中策騎,這是在80年代尾的罕有特權。她的第一任丈夫是法國騎師李格力。她現時在媒體工作成為焦點,不時會登上生活品味雜誌。

鍾麗芳當時師承岳敦,而江碧蕙則師承賓康。「當我贏得首場頭馬後,一些練馬師願意提供更多坐騎給我們。這個轉變很好,而我們亦得到更多機會。」江碧蕙則憶述自己當時於一個多達60匹賽駒的馬房受訓,讓年輕女將可以得到更多機會參與賽事,但同時這令她很難得到外線坐騎機會。「不過一些本地練馬師仍不時會支持我們。」江碧蕙說道:「我從王登平馬房得到策騎機會,而王兆旦是我第一個為本地練馬師取得的頭馬。」

鍾麗芳的歷史首勝,並沒有為她們帶來巨變,江碧蕙的首場頭馬「大瀑布」亦事隔一年才出現,但大眾對女騎師的觀念隨著鍾麗芳及江碧蕙的能力及經驗提升而改變。

江碧蕙在「大瀑布」鞍上取得生涯首勝(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在1995年12月,騎師靳能成為岳敦馬房的主帥。他當時向香港賽馬記者Robin Parke表示鍾麗芳比一年前更成熟。他形容這個『身處角落的女孩』其實下了很多苦功,變得充滿自信且表現比一般『十磅仔』要好得多。靳能亦表示她韁繩操控良好且具有善良的策騎風格鼓勵賽駒邁步向前。

江碧蕙可將賽駒置於好位而聞名。兩人雖然同樣被認為鬥末段時總是差點兒勁,但隨著技術日趨成熟,情況亦有改善。江碧蕙憶述她歷史性首次策騎「玉璽」上陣時,感受到馬迷甚至男騎師的「愛」與支持。

「我創造歷史的那天,我感到所有人都會關注女騎師,因為當時香港就開始迎來改變。」江碧蕙說道:「在歐美地區,她們早已有女騎師。當時香港有來自法國、英國、澳洲及南非的騎師向我們分享經驗及指導我們。」

「如果你在陣上犯錯,其他騎師會過來告訴你的錯誤並嘗試解釋給你聽,而不是向你咆哮。這是女騎師與男騎師的不同待遇。」自1994年9月至今已有三十年,香港經歷不少改變。香港主權亦從英國轉交至中國管治。這是一個充滿變化的地方,無論是從政治、社會甚至文化都有很大轉變。而在90年代,這個亞洲國際大都會同時受西方文化影響,女權正逐步崛起。

香港賽馬會在江碧蕙及鍾麗芳後,亦招募了余詠詩及簡慧榆。簡慧榆是第一位女騎師出戰香港打吡大賽,但她於1999年3月的一場墮馬意外中離世。在1990年代中後期,馬會亦邀請了多位海外女騎師每年於婦女銀袋賽日上陣,包括貝蒙錦標冠軍騎師龔茱莉(Julie Krone)及其美國同鄉巴婷(Donna Barton)。

龔茱莉夥拍Colonial Affair勝出1993年貝爾蒙錦標(圖片來源:Timothy A. Clary)

但某程度上,情況幾乎沒有改變。自從蔣嘉琦於2017年完結其兩年的策騎生涯後,一直未有女騎師於香港長駐。蔣嘉琦亦是十五年來內首位華人女騎師,2008年女騎師韋羡妮則曾獲發牌照,但她逗留數星期便離港。

墨爾本冠軍騎師賈傑美與英國星級騎師杜苑欣於2022年12月的國際賽騎師錦標賽上陣,後者更是再次在港亮相。以男女分開上陣已經過時,兩位頂級騎師在當晚賽事各取一場頭馬。「當人們詢問關於女騎師的問題時,我們在澳洲其實已經不會出現這些提問。所以我代表澳洲前來香港策騎時被問到這些東西是一件很特別的事。畢竟香港不常有女性策騎。」賈傑美於香港策騎時向《競馬論》說道。

「我希望我們可以擺脫首位女騎師做了這東西又做了那東西的看法。在這個時代,這些對我而言都不是特別的。這是一個平衡點,因為我們仍然對自己能成為榜樣感到自豪。但長遠來說,我們應該被當成騎師(而非女騎師)。」

杜苑茵策騎「人和家興」成為首位勝出國際騎師錦標賽賽事的女騎師(圖片來源:Lo Chun Kit)

賈傑美從應家柏手中接過國際騎師錦標賽的紀念頭盔(圖片來源:Lo Chun Kit)

鍾麗芳持相同意見:「對我而言,作為一個騎師,男或女,根本無分別。」她說道:「這裡有某些想法,例如男比女強壯,但其女性可帶來其他特質。這與駕車不一樣,牠們是動物,而且你不能用力量去驅使賽駒取勝。賽馬是(關於騎師)與賽駒的關係及調和。」

即使再次要有女見習騎師回港上陣,她們都要符合香港賽馬會嚴格的標準以確保她們陣上策騎的質素及能力,江碧蕙希望再次見到女騎師再次出現香港賽馬賽事中。「香港賽馬屬於國際級,但國際級的意思為何?香港已經有多位來自五湖四海的騎師,你也需要允許女騎師參與其中。如果香港有數位女騎師長駐,香港賽馬或更受歡迎。」她說道。

「就算你允許女騎師來港策騎兩至三個月,也可以帶來轉變及讓她成為榜樣。」

賈傑美表示香港賽馬會曾向她招手邀請來港策騎,但基於她不願放棄其農場而拒絕這個邀請。但她承認:「我真的希望來香港策騎上陣。」

賈傑美與Annabel Neasham勝出一級賽(圖片來源:Vince Caligiuri)

兩位香港賽馬會見習生黃寶妮及袁幸堯正於南澳累積策騎經驗。於麥磊橋(Murray Bridge)及高勒(Gawler)所得到的經驗,於跑馬地能否應用就有待考證,但馬會正給予她們機會。

不過香港賽馬會似乎未有盡力吸引頂級女騎師來港策騎,除了賈傑美與杜苑欣,金美琪(Rachel King)亦是悉尼的精英騎師;於競爭激烈的北美賽場站穩陣腳,經驗老到的蘇倩彤(Chantal Sutherland),她們都是適合來港發展,甚至比近年來港發展的男騎師還要好。

同時地,日本提升了她們對於女騎師的重視。杜苑欣剛剛完成其冬季的客串合約,而當地亦培訓出不少女見習騎師。在一月中,日本中央競馬會首次同時有四位女騎師一同上陣,結果星級女見習騎師今村聖奈順利贏馬。今村是歷史上第五位於新人馬季取得50場頭馬的其中一位。

今村聖奈策騎Toho Dias勝出阪神賽事(圖片來源:Shuhei Okada)

甚至沙特阿拉伯亦意識到要逐步走向正確的道路。於二月舉行的國際騎師挑戰賽中,與戴圖理及莫雷拉並列,有蘇倩彤及上年冠軍澳洲藉騎師Caitlin Jones。時代在轉,但香港仍需改變,香港騎師室早就應該要有常駐女騎師。

與鍾麗芳贏得11場騎師生涯頭馬已經相隔28年,香港賽馬仍然會有很多女騎師的第一次。這些之後才會不把跨上馬背的人分性別,並統稱她們為「騎師」。

separator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GET 'MICHAEL COX ON MONDAY' DIREC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