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ASIAN RACING TO THE WORLD

【未有言退】內田博幸奪NHK一哩賽 中年好騎師搶盡風頭

同為52歲的戴圖理及內田博幸,各自在上週末勝出一級賽。當中只有其中一名決意一直策騎下去。

內田博幸與NHK一哩賽盟主Champagne Color(圖片來源:Shuhei Okada)

莫瑾賢

首席記者

A A A

上周日滂沱大雨中,騎師內田博幸站在東京競馬場凱旋圈的頒獎台上,就有如紐約愛樂樂團的傳奇指揮家伯恩斯坦一樣。他手執咪高峰,回應那位不起眼訪問主持的提問,內田博幸向超過28,000名馬迷分享勝出NHK一哩賽後的感受。馬迷們亦安靜地聆聽他的回答,並在透露個人感受後報以熱烈的掌聲。

「我當時仍不是JRA的騎師,但現在便是了。」他回想上次勝出NHK一哩賽時說道,當時是2007年。觀眾們亦回以吶喊、一同與他歡笑,再以掌聲恭賀這位前地方騎師勝出這賽事,他是少數能從地方馬會晉身中央賽馬的騎師。

「以JRA騎師身分勝出這場賽事是重要的。」他補充後再受觀眾報以掌聲。訪問完成後,他向馬迷們致謝,從頒獎台上跳下來,向天振臂歡呼,再揮手道別並為馬迷簽名。最後,他跑向東京競馬場的隧道離去,並前往馬場的卸鞍處。這條隧道曾經響遍馬迷的歡聲及掌聲,這是因為他剛策騎冷門的Champagne Color(シャンパンカラー)勝出NHK一哩賽。

內田博幸向《競馬論》表示:「日本馬迷經常都是非常熱情的,而且令我感到高興。即使全球的馬迷都是熱情的,但日本的那種是與眾不同的。」這些熱情來自無論是老中青都會參與,也會專程前往馬場的精品販賣店Turfy Shop購入馬匹毛公仔的馬迷。

這種充滿魅力的日本賽馬文化,加上透過《賽馬娘》認識賽馬的另一大班馬迷,令這些光景非常獨特。若果談及那種是最扣人心弦的東西,這就與世界各地都一樣,這種運動中能看見每一名及每一匹體育健兒發揮所有全力爭勝,這些東西同時亦會緊扣每位馬迷的心底。

但是,當日的十二場賽事的早段給人一種平坦的感覺,感覺像例行公事般,而且東京競馬場當日風雨交加,灰暗的天空另看台的馬迷亦不太多。直至司閘員揮動紅旗示意這場一級賽即將入閘,馬迷的拍手節奏與開場吹奏樂曲混為一體,令馬迷開始熱血沸騰。內田博幸這場勝利更加令馬迷的興奮度達到頂點。

相信無一位馬迷不喜歡一個被冷落的一方全力奮鬥奪冠的故事。Champagne Color是22.2倍的冷門,若果以騎練配搭而言,這賠率或許會更加冷。練馬師田中剛對上72場未曾贏馬,上一場一級賽已是七年前;現年52歲,曾在八年前策騎「黃金船」(Gold Ship,ゴールドシップ)的內田博幸自2018年2月亦未曾勝出一級賽,他們攜手勝出一級賽的賠率又有多冷呢?

可是,這個星期是中年好騎師的天下。前一日,與內田博幸同齡的戴圖理勝出為他餞別的英國二千堅尼;訪問當天日本時間清晨,45歲騎師卡素蘭奴(Javier Castellano)經歷十五次嘗試才勝出肯塔基打吡。

戴圖理勝出這場英國經典賽事後所流露的感受,能看到他或許對其即將完結的騎師生涯感到不捨。至於或許競賽生涯還有數年日子的卡素蘭奴就在勝出打吡後向神明致謝。至於內田博幸,就未曾想過「穿上拖鞋並手持煙斗」的退休生活。

 

A A A
SHARE

Champagne Color爆冷勝出NHK一哩賽(圖片來源:Shuhei Okada)

戴圖理與「新王朝」勝出英國二千堅尼(圖片來源:Alan Crowhurst/Getty Images)

卡素蘭奴手執象徵肯塔基打吡的玫瑰花(圖片來源:Andy Lyons/Getty Images)

內田博幸分享:「今年是我第35年策騎,任何業界都存在新人取代舊人的時候,這是不能控制的,但我就能控制自己繼續努力策騎。」

 「只要我能將每個獲得的機會好好處理,當我能遇到如Champagne Color般的馬匹,由於我擁有很多經驗,我相信能保持冷靜並發揮馬匹的能力。」

內田博幸的確將這一級賽坐騎的全力得以發揮。面對這軟爛場地,馬匹互相碰撞,他與馬匹一直勇往直前。Champagne Color至這場賽事前四戰兩勝,兩場勝仗是在兩歲時獲得的,今年一月角逐三級賽京成盃得第六,落後於皐月賞盟主「初日高升」(Sol Oriens,ソールオリエンス)。其後於前哨戰二級賽紐西蘭錦標跑入季軍。

這匹雄馬的背景也很像一匹「NHK一哩賽馬」。這場賽事讓遇到挫折的馬參與,這些馬可能走得不夠前、賽績欠缺證明,或者缺乏耐力而未能應付2000米的皐月賞,牠們全部也可以參與這場「較親民」的一哩賽事。

上世紀90年代,星級賽駒如「採珠」(Seeking The Peral,シーキングザパール)及「神鷹」(El Condor Pasa,エルコンドルパサー)皆以外國出產馬身份勝出這場賽事。當年外國產馬被限制不能角逐經典賽事,至2001才放寬。2004年,「夏威夷王」(King Kamehameha,キングカメハメハ)先取NHK一哩賽,再邁向勝出東京優駿之路。但是,近年以此戰線挑戰打吡的馬匹相繼失敗,相比其他一級賽,NHK一哩賽就變得暗淡無光。

Champagne Color練馬師田中剛表示會在馬匹返回訓練中心確認狀態後再決定下仗。田中剛上一匹一級賽勝出馬是「標誌名駒」(Logotype,ロゴタイプ),牠曾三勝一級賽,包括在2016年擊敗「滿樂時」(Maurice,モーリス)勝出安田紀念賽。他也曾訓練障礙賽馬匹「聯邦之威」(Federalist,フェデラリスト)及Majesty Bio(マジェスティバイオ)。

Champagne Color是「大鳴大放」(Duramente,ドゥラメンテ)的子嗣,相信這場一級賽勝利會令馬迷更加婉惜其去世。

每年的NHK一哩賽為當屆三歲馬帶來希望。今年的NHK一哩賽也為這位步入天命之年的騎師帶來動力。

內田博幸接受《競馬論》訪問(圖片來源:競馬論)

也許戴圖理的現役生涯踏入倒數階段,但這場勝仗只有令內田博幸前進動力大增。他未有想過跟隨那名意大利籍騎師的步伐,只要馬迷繼續支持,他會繼續享受策騎下去。

「只要能力上許可,我會繼續策騎下去。」當天賽事完成後說道:「只要馬迷繼續在這裡支持我,我會繼續努力。」

要不是馬迷已經回家,他可能會再接受多一次馬迷的掌聲及歡呼。

separator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GET 'MICHAEL COX ON MONDAY' DIREC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