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PENDENT HORSE RACING NEWS

【日本新種氏檢閱】輸入種馬續壟斷日本首季種馬排行榜嗎?

定期為《競馬論》讀者送上的血統及拍賣會專題報道,今個星期會與大家檢閱2023年擁有初年度子嗣出賽的日本種馬。

Bricks and Mortar勢成育馬者新寵兒(圖片來源:Horsephotos/Getty Images)

踏入2023年,意味著日本馬季迎來新一季。日本中央競馬會(JRA)每年都有7000至8000匹兩歲賽駒登記,即使以往兩大種王「大震撼」(Deep Impact,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及「夏威夷王」(King Kamehameha,キングカメハメハ)仍然在世時,剛轉任種馬的賽駒都不乏市場,畢竟牠們的配種費會較相宜。如果幸運地遺傳到不俗的能力還可於大賽揚威。

近年兩大種王年老及離世,為日本配種市場打開巨大缺口,日本育馬者近年經常引入世界各地的種馬,以彌補空缺直至尋找到接班的種王。而每年的首季種馬排行榜往往能夠決定再下一年配種預約的走向。

近兩年的首季種馬排行榜均是由美國入口種馬取得,反映入口種馬比本地種馬更快交出表現。無獨有偶,兩駒都是泥地短途一級賽的盟主。2021年首季種馬排行榜冠軍為Drefong,牠的子嗣合共於兩歲馬季取得30場JRA頭馬,其代表子嗣是2022年皐月賞冠軍「地標圖形」(Geoglyph,ジオグリフ),當年牠於兩歲時攻下札幌兩歲錦標。而另一匹泥地短途一級賽盟主「食為主」(Mind Your Biscuits)則是2022年日本首季種馬排行榜冠軍,牠的子嗣合共取得19場JRA頭馬,代表子嗣Derma Sotogake(デルマソトガケ)於泥地賽表現出色,更攻下日本一級賽全日本兩歲優駿。

A A A
SHARE

「食為主」成2022年首季種馬排行榜冠軍(圖片來源:JBIS)

今年將會有超過25匹新種氏擁有子嗣於日本登場,當中不乏入口種馬。牠們都是於2020年開始於日本配種,其子嗣於2023年踏入兩歲並準備出戰各項賽事。我們可從眾多新種氏中看到日本種馬界在後「大震撼」及「夏威夷王」時代的情況。

寄望入口種馬

近年日本從世界各地引入種馬,有的是剛退役的賽駒,有的則是在外地已配種一段時間的種馬。今年的新種氏亦不乏入口種馬,當中Bricks and Mortar名氣極大,引起很多日本傳媒關注。這匹2019年美國日蝕獎(Eclipse Awards)馬王,於當地多項草地一級賽取得頭馬,包括育馬者盃草地大賽。當時宣布由社台引入擔任種馬後,曾被譽為新「週日寧靜」。 

不單止動態受傳媒關注,各大牧場的育馬者渴望一試這匹由社台擁有的種馬的能耐。首年配種費為600萬日圓的Bricks and Mortar吸引了178匹雌馬預約配種。雖然與首年「大震撼」的215匹及「夏威夷王」的244匹相比仍有一段差距,但以一匹未曾於日本上陣且第一年成為種馬的馬匹而言,牠的支持是前所未見的,可見各大育馬者對這匹種馬的鍾愛及期待。這與牠的血統中未有「大震撼」及「夏威夷王」相關的血脈不無關係。出自「巨人長堤」(Giant’s Causeway)的Bricks and Mortar如與出自「夏威夷王」的雌馬配合可以產生Storm Cat的雙重血緣。與出自「大震撼」的雌馬配合雖不會出現雙重血緣,但可防止過於近親繁殖所造成的問題。

Bricks and Mortar初年度子嗣中,有出自2017年日本橡樹大賽冠軍「觸動心弦」(Soul Stirring,ソウルスターリング)的雌馬及2017年菊花賞冠軍「神業」(Kiseki,キセキ)半妹Humming(ハミング),其母緣自「大震撼」的雌馬Blitz Finale(ブリッツフィナーレ)都甚受矚目。今年將會超過100匹子嗣上陣的Bricks and Mortar將會肩負入口種馬於首季種馬排行榜三連霸的重任。

除了Bricks and Mortar外,日本達利牧場兩匹輸入種馬——杜拜世界盃冠軍「轟雷暴雪」(Thunder Snow)及「鷹爪刀」(Hawkbill)都會有子嗣於今年出道。前者與已經在其他地方曾擔任種馬的「閃亮加州」(California Chrome)、「動物王國」(Animal Kingdom)及New Year’s Day的輸入種馬一樣都預計會有超過100匹子嗣在日初試蹄聲。

繼承泥地種馬速度

於近兩季的首季種馬排行榜中,兩匹都是來自北美的泥地短途賽駒。牠們早熟且具速度相信可為日本產馬帶來新景象。上文所述的入口種馬「轟雷暴雪」、「閃亮加州」、「動物王國」及New Year’s Day服役時均於泥地一級賽交出佳績。更重要的是牠們都都沒有「大震撼」及「夏威夷王」的血脈,使育馬者都傾向安排這些國內出生且不乏兩匹前種王血脈的雌馬與牠們配種。

除了入口的泥地種馬外,2016年二月錦標冠軍「爵士藍調」(Moanin)亦極受歡迎,除了其配種費僅50萬日圓外,更因為牠是沒有「大震撼」血脈的泥地短途快馬。首年配種便已經有190匹雌馬預約,比一些日本國內草地一級賽冠軍還要多。由於配種費相宜,與之配合的雌馬或屬平庸,甚至不少都是在地方競馬賽事服役,但若然首年成績優異,相信仍會有一定市場。

而阿聯酋打吡亞軍「誘人魔力」(Epicharis,エピカリス)及2016年東京大賞典冠軍「天照肯州」(Apollo Kentucky,アポロケンタッキー)兩匹專注泥地的賽駒都會有子嗣於今年出道。

「夏威夷王」後代成本土後盾

若要比較「大震撼」及「夏威夷王」兩大種王的後代遺傳力,「夏威夷王」的後代明顯更加出色。現時頂尖種馬「龍王」(Lord Kanaloa,ロードカナロア)正是出自「夏威夷王」,而近年不斷有子嗣於一級賽揚威的「大鳴大放」(Duramente,ドゥラメンテ)亦是出自「夏威夷王」,雖然「大鳴大放」早前已離世,但其影響力相信仍會持續一段時間。

今年亦有一匹出自「夏威夷王」的後代有子嗣出道,牠就是2017年日本打吡冠軍「金之霸」(Rey de Oro,レイデオロ)。牠與Bricks and Mortar一樣,首年配種費為600萬日圓,結果有196匹雌馬與其配種。不少當地馬迷因為「龍王」及「大鳴大放」子嗣的成功,而對這匹日本打吡盟主的後代充滿期待。

日本育馬龍頭Northern Farm亦安排不少優質雌馬與其配合,令馬迷十分期待。出自「大震撼」的一級賽冠軍雌馬如2016年寶塚紀念賽冠軍「勝之石」(Marialite,マリアライト)及2014年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冠軍「命運女神」(Lachesis,ラキシス)都有出自「金之霸」的子嗣將會於今年出道。究竟「金之霸」子嗣能否奪下今年首季種馬排行榜仍屬未知數,但以以往「夏威夷王」後代的配種成績,「金之霸」絕對值得期待。

其餘土生土長的新種氏包括2019年日本盃冠軍「文雅之士」(Suave Richard,スワーヴリチャード)及2017年日本盃冠軍「高尚駿逸」(Cheval Grand,シュヴァルグラン),兩匹同為「真心呼喚」(Heart’s Cry,ハーツクライ)的後代。「文雅之士」與「高尚駿逸」首年配種數都超過120匹,但牠們的前輩「凱旋芭蕾」(Win Variation,ウインバリアシオン)及「一路通」(Just A Way,ジャスタウェイ)的子嗣成績普通,故「文雅之士」及「高尚駿逸」的子嗣都較外間看淡。

「文雅之士」總算在配種行列站穩陣腳(圖片來源:JRA)

最後兩匹值得留意的新種氏便是「大震撼」後代,2019年大阪盃冠軍「艾恩遺跡」(Al Ain,アルアイン)及2019日本打吡冠軍「名父巴魯」(Roger Barows,ロジャーバローズ)。雖然前者有100匹左右雌馬預約,但礙於國內很多擁有「大震撼」血脈的雌馬,加上「大震撼」轉任種馬的子嗣甚多,以致牠們未有得到太多雌馬預約。

日本國內的兩歲賽事最快於四月展開,為地方競馬團體的門別賽事。由於屬於地方賽事,名氣大的種氏後代甚少於這些賽事中上陣。而中央賽馬的新馬賽則於六月初,日本打吡大賽後展開,屆時將會看到這些首年種馬的後代在賽道上馳騁。究竟今年本土種馬「金之霸」能否抵抗被譽為「週日寧靜」再來的Bricks and Mortar呢?這將會是首年種馬排行榜的焦點所在。

separator

HONG KONG RACING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SUBSCRIBE NOW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