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PENDENT HORSE RACING NEWS

【初露鋒芒】John Messara談「滿樂時」 評價日本種馬表現

這位阿羅非爾德育馬場的掌舵人談及與社台的深厚關係,以及日本產種馬能揚威國際的獨特之處。

穿梭種馬「滿樂時」於阿羅非爾德育馬場放草(圖片來源:Bronwen Healy)

John Messara正安坐於殷利殊經典週歲馬拍賣會會場的阿羅非爾德育馬場(Arrowfield Stud)展示廳裡。他是位澳洲的育馬翹楚及前新南威爾士州新南威爾士州賽馬管理團體的主席——其中一個他在這些年來擔任的崗位之一。這時候,他憶述二十多年前,他曾將一批幼馬,當中包括一匹一級賽冠軍讓予吉田勝己。

「Fuji Kiseki(フジキセキ)是當年我認為牠會在這裡成功的種馬,當然牠是一匹很好的馬,但最終成績未如理想,而且牠有一批子嗣在這裡。」John Messara說:「每年我們都會與吉田勝己見面一次並一起進餐。我跟他說:『你看,這馬在這裡的成績也不是太好,我又持有這批子嗣,你有興趣一起買掉牠們嗎?』這件事就這樣發生。」

這次「友誼的協定」達成了,而吉田勝己就購入這「六至八匹,或者是十匹幼馬,確實數字我忘記了。」當中一匹就是「拳壇奇蹟」(Kinshasa no Kiseki,キンシャサノキセキ)牠蟬聯了高松宮紀念賽。「對他來說,這次是具回報的投資。」John Messara補充。

現時,這種回報亦同樣降臨在他們身上。John Messara及阿羅非爾德育馬場與吉田家族及社台的育馬王國建立深厚關係,讓他們能繼續得到回報,而回報主要源自穿梭種馬「滿樂時」(Maurice,モーリス)及「頌讚火星」(Admire Mars,アドマイヤマーズ)。

A A A
SHARE

John Messara(左)與吉田勝己(右)合影(圖片來源:Bruno Cannatelli)

「頌讚火星」勝出2018年朝日盃未來錦標(圖片來源:Lo Chun Kit/Getty Images)

「滿樂時」以六勝一級賽之優異賽績進軍種馬界(圖片來源:Lo Chun Kit/Getty Images)

「滿樂時」本是匹競而優則配的佳駟,而「頌讚火星」亦擁有多匹具表現的子嗣。無獨有偶,兩匹種馬都曾經勝出香港的一級賽,當中「滿樂時」更是勝出三次。

「『滿樂時』在跑道上就像一隻怪獸。牠的體格非常漂亮,而且牠與這裡的血統沒有任何近親。」John Messara表示:「我在思量,無論在商業上或人氣上牠都會很有成就,因為即使行家們未有看到牠們在日本的表現,他們也必定會看到在香港的表現。這就是關鍵,我們也會留意香港及澳洲賽馬。『頌讚火星』都是類似的狀況,同時牠們都是一哩賽駒,我們有經驗去照料及開拓一哩賽駒的市場。」

過去四分一個世紀,John Messara努力將崇尚耐力之日本育馬界的繁殖雌馬及種馬運過來著重速度的澳洲。最近十數年,他表示這趨勢在澳洲育馬界逐漸蓬勃,而他看到的成功例子就越來越多。雖然疫情令穿梭種馬未能在2020年前往澳洲,隨後兩年都能進行穿梭。他表示「滿樂時」非常受歡迎,並為約165匹繁殖雌馬配種,若果未有約束配種次數,數字可能甚至超越300匹。

這種人氣不無道理,尤其是這匹「銀幕英雄」(Screen Hero,スクリーンヒーロー)的子嗣早已在日本出產一級賽盟主如「吉典娜」(Geraldina,ジェラルディーナ)及「妙發靈機」(Pixie Knight,ピクシーナイト);澳洲方面就有東奔一萬錦標得主「滿志」(Mazu)及包辦維多利亞打吡與澳洲打吡孖寶及勝出澳洲堅尼的「一個勁」(Hitotsu)。

「這些日本馬匹經常在遠征時取得成績,他們已經勝出很多個國家的賽事,日本馬匹出產的馬亦逐漸在澳洲興起,行家們都對這些血脈非常敬重。」John Messara表示。

「滿樂時」子嗣「一個勁」更加是三料一級賽冠軍(圖片來源:Reg Ryan)

但John Messara的考量不只於「滿樂時」的配種成績,而是針對「單色」(Danzig)或「丹山」(Danehill)血脈佈滿澳洲育馬界的狀況。他表示:「在澳洲,差不多有超過一半正受訓的馬匹在血統的三代以內擁有『丹山』的血緣。我相信育馬者們早已留意到這種況,我亦當然早就留意到,所以才從各地引入馬匹。現時就所有人都知悉了,現在的馬匹很難沒有『丹山』在父線或母線出現。」

「你看那些『丹山』的子嗣,例如『犀利時』(Snitzel),我就要考量究竟可以將那一匹雌馬與牠配種呢?有很多行家仍然將有『丹山』血脈的雌馬安排與牠交配,最初成績強差人意,現在就有些改善。早前就有匹Lofty Strike勝出渥利盾的預賽,牠就是『犀利時』配『盡善盡美』(Exceed and Excel)的雌馬,但我通常會避開這種配合。」

John Messara就認為日本馬匹能為澳洲當地的「單色」血脈帶來色彩,而且能為澳洲的血脈帶來多樣性,融匯日本馬的優點。「以『滿樂時』為例,牠的血統根本不會在澳洲出現的。同時,『滿樂時』的心肺機能像是很好,肺部容量大,子嗣在末段仍能交出表現。當你以為牠的子嗣在最後力弱,牠們吸一口氣又再次追上。『一個勁』及『滿志』就是好例子。『滿志』在珠穆朗瑪峰錦標像是很容易被追趕,但牠仍然能繼續努力競跑,這些質素好的『滿樂時』子嗣,牠們懂得這樣做。」

「外間認為日本馬匹總是堅韌的,而且速度很快。近年在宣傳日本產種馬時也不是這樣困難的,但這裡足足花了二十多年進行教育才達至今時今日的成績。這裡的育馬者需要知道日本的一級賽數目比這裡少得多,因為我們知道在日本爭取勝出級際賽有多難。」

「滿樂時」子嗣「滿志」於珠峰錦標勇奪季軍(圖片來源:Mark Evans)

John Messara亦指出日本的競賽模式中,兩歲賽事的編排與澳洲的有所不同。在日本,即使日本賽事體系有三場一哩或是2000米的兩歲限定一級賽,過份早熟的賽駒並不會帶來太大價值。「以著重速度的傾向而言,我們已經與世界脫節了。勝出金拖鞋大賽的就會帶來價值,反而或許會反映馬匹多項性能的堅尼,勝出的馬匹就未必會價值很高了。」

他認為這現況不會持續很久。「我認為這現況會隨著時間而改變,而且是一個緩慢的轉變。澳洲的馬主比起其他國家的馬主普遍喜歡快速的回報,他們沒有耐性。但最終只有很少馬匹會在兩歲出道,而且在12,000匹生產馬當中只有一匹能勝出金拖鞋大賽。雖然這不太合理,但這裡的市場就是這樣運作。」他說道。

John Messara亦憶述前往巴黎觀看凱旋門大賽,看到一匹外表不出眾的棗色馬——「大震撼」(Deep Impact,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某位人士向我說要看看這匹馬,當我看見後就說『不了,多謝了』,牠最終成為一匹冠軍種馬。」

隆尚馬場的「大震撼」(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他表示:「日本傾向以成績為本,這裡就很多時著重腳步的形態,這分別是值得思考的。日本的牧場依賴售賣週歲馬為收入來源,這裡也是依賴售賣週歲馬,我們約三分之二的現金流都是從週歲馬得來的,所以我們要生產到一些外觀及形態、四肢良好的馬匹。日本就比起我們對馬匹形態的接納程度較為寬容。他們(吉田家族)購入了無人想要的『週日寧靜』(Sunday Silence)並打造牠成為傳奇。基本上,他們是以成績為本的。」

迄今為止,「滿樂時」初年度子嗣的佳績讓源自日本的血脈備受公認,John Messara就期待日後會有更好的日本種馬前來澳洲。「去年的配種預約成績非凡,我期待牠子嗣的成績會更上一層樓。我們亦會安排一些好的繁殖雌馬與牠交配。」

相信今次John Messara不會將這批「滿樂時」的子嗣再次售賣回到日本了。

separator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GET 'MICHAEL COX ON MONDAY' DIREC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