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PENDENT HORSE RACING NEWS

【順其自然】柏寶前往悉尼開拓新機 同時推動人生蛻變

為香港馬迷所熟悉的騎師柏寶近期選擇以悉尼作為策騎基地。這決定並非短暫,柏寶期望能在這個港灣城市落地生根。

柏寶夥拍麥菲文麾下的Ringmaster勝出玫瑰崗馬場的賽事(圖片來源:Jeremy Ng/Getty Images)

澳洲正值夏季,新南威爾士州的紐卡素市氣溫徘徊在25度左右,藍天白雲,草地賽道綠草如茵,東北方吹過來的海風正合意境,而柏寶就正在悠然自得策騎,像乘著順著他背流動的海風般一樣。多年來,柏寶並不是如順風般一樣的,他一直都別樹一格,有時情緒起伏會較大。相比讚賞,他可能會較大機會責罵一位閘前工作人員,而且難於進行訪問,甚至對馬主亦不客氣。

但這些特質未有阻礙他在香港贏得超過800場頭馬,策騎當時得令的佳駒如「蓮華生輝」及「天久」,並奪得共六次騎師榜亞軍。他在香港的成功全因其造磅的努力,以及香港的競爭環境造就這個化學反應。但現在柏寶似乎領略到另一個境界的存在。

「我現時對於自己成為一個與人好好相處的人。」他在賽事間的休息時間向《競馬論》說道。比起以往將別人「壓至欄邊」,現時他從容自在地倚傍欄邊。他剛剛勝出頭場賽事,這或許也幫了一些忙。但整體來說,雖然至今在悉尼策騎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但似乎他已經掌握這類的節奏並懂得順其自然。

他分享:「以往我會『有碗話碗』,情緒亦較為波動,而且非常努力造磅。現時我沒有這種生活了,體重長期維持在55公斤,現在身體非常健康。我能於每天進食三餐並擁有均衡的生活。而且我現在與Erin(柏寶的伴侶)相伴,她對我很好。」

A A A
SHARE

柏寶在紐卡素馬場接受《競馬論》專訪(圖片來源:競馬論)

數年前,柏寶與佩賢(Maree Payne)離異,二人的子女正為自己的目標努力打拼。20歲的兒子Tom早前成為騎師並成績彪炳,19歲的Georgia就現正於大學二年級,攻讀健康科學。

在2017/18年季尾,經歷合共十三季的策騎,柏寶以四十歲之齡選擇回到澳洲策騎。雖然當中不乏大賽殊榮,例如在2021年夥拍「鼓動」(Incentivise)勝出考菲爾德盃,但總括來說仍然未能在墨爾本找到支持。另外,柏寶創立馬具品牌Persuader,他現時同時是一名專業的馬鞭製造者並為世界各國的騎師提供專業的馬具設備。現時生活穩定下來,他就決定前往悉尼策騎。

也許以往,柏寶會出於個人意志進軍悉尼,但現在的他卻理解到若果要成功,就必須要同時具備一些更重要的東西。「我現時一手包辦所有工作,與新客戶及不同人士會面,每天也在建立關係。」他表示:「現時我會主動認識閘前工作人員,在過磅室的職員等,以往我會『掂行掂過』,對於競賽及馬匹以外的東西漠不關心。」

柏寶續道:「現時我就會以專業的態度且更為上心。每位人士都對我非常重要。那位閘前工作人員可能會救你一命,又或者可以助你爭勝,若果你有一匹難以駕馭的馬,他們或許能給你一些建議,好讓這匹馬可以順利出閘,並爭取最有利的位置。」

柏寶夥拍「鼓動」勝出考菲爾德盃 (圖片來源:Vince Caligiuri)

柏寶回到澳洲後要適應的東西當中,其中一樣是在一天賽日裡要履行的責任。當然在香港策騎有它挑戰的地方,但這不包括為每場落第坐騎向馬房代表拍攝錄影訪問。「當我從香港回來後,澳洲賽馬對我來說非常不同。」他嘆道:「這裡有很多攝影機哄到你的臉上,我從來也不太懂如何應付傳媒等。這令我花費很多時間努力適應,我不喜歡的,但我要適應並以自己的方法來處理,我感覺已經有所改善。」

「開拓我的業務亦對我有協助,令我能在人前人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我現在要管理職員,同時要對他們有一定期望,我亦會觀察自己如何與他們對話。以往我的態度較為倔強,這是因為我會無緣無故地發怒。但現時我認為這些與人相處的經驗幫了我一把。」

就悉尼與墨爾本的比較,柏寶堅定地說:「我真的不能相信我等了這麼久。這裡的騎師較喜歡維持均衡的生活節奏,這與這裡的賽事營運有很大關係,新南威爾士州的賽事亦是專業地營運的,這是個前設。」

柏寶與「天久」勝出2014年KrisFlyer國際短途錦標(圖片來源:Neville Hopwood/Getty Images)

他續表示:「我在這裡約一個星期,而我已經開始後悔為何不早些前來這裡。這裡的試閘會有旁述員而且能觀看直播。當日第一天試閘,我已看到有人在手機觀看試閘的直播,這裡的人非常關注賽馬。若果是維多利亞州,你只可以嘗試找一找試閘的重播。」

而且,在維多利亞州馬場試閘的策騎員不會獲工資。「你有時或許會由早上七時試閘至下午時分。你在悉尼試閘就會得到工資,但在維省的話,即使你出試十數匹也不會得到一分錢。誰會想在工作過後不會得到工資的?這其實是否合法的?這不應該發生的,但為何能在維省出現呢?因為他們容許這樣做。」

在個人層面而言,柏寶形容悉尼「沒有騷擾」,這就是與墨爾本的分別,但這不只是在其生活態度上呈現,同時亦在其成績上顯現出來。早前在紐卡素馬場的勝仗是近四次賽事中五場頭馬的其中之一。他正為大馬房如活侯夫人及布特(Gai Waterhouse and Adrian Bott)的馬匹作出操,早前亦夥拍Red Resistance勝出處女馬賽事,另外亦有與麥菲文(Michael Freedman)及Brad Widdop合作,接手一級賽盟主的雌馬「冰水浴」(Icebath)的操練工作並在秋季賽事出戰。

柏寶在上星期在玫瑰崗馬場取勝(圖片來源:Jeremy Ng/Getty Images)

「冰水浴」早前在柏寶胯下試閘並計劃在二月中的二級賽太陽神錦標賽(Apollo Stakes)上陣。「這與金錢沒有關係,而是在於可以勝出大賽,並策騎好的馬匹。」他總結:「這種感覺是特別的,但若果要策騎一匹好馬,努力是必然的。要邁向頂峰就要經歷多次低潮,但若果能遇到一匹好馬,這是非常值得的。」

separator

HONG KONG RACING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SUBSCRIBE NOW

    訂閱《競馬論》電子報
    亞洲賽馬最新資訊盡覽無遺

      Expert ratings, tips & analysis for Hong Kong racing